直播平台解决方案

发布2019-03-26 18:05:26·来源:爱员工

2016年,是直播行业的风口,2017年,短视频迎头跟上,这种热情一直延续到今年,甚至势头越来越旺。直播平台该如何做税务筹划?爱员工小编为大家解析。


直播行业现状分析

2016年,是直播行业的风口,2017年,短视频迎头跟上,这种热情一直延续到今年,甚至势头越来越旺。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2月直播APP的用户规模达到2.2亿人,用户渗透率为21.4%,同比去年同期增长4.4%;而Quest Mobile发布数据称,20181月国内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到了4.61亿。短视频占据了大量碎片时间,符合了时下用户的消费习惯,其内容产业链不断升级。

直播短视频为每一个用户提供了展示自我的平台,只需你有才气、有个性甚至只是上去玩游戏,就能经过直播平台将你对世界的了解和认知展现给广大网友,这就满足了个体的展现需求;一不小心还能大赚一笔。


被税局盯上的直播平台

直播平台的火爆,也引起了税务部门对于直播平台税收不规范行为的重视。

20173月,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披露,某直播平台2016年支付给直播人员的收入高达3.9亿元,但未按规定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今年最终补缴了税款 6000多万元。

20175月,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北京市地税局召集在京各家网络直播平台,进行集中培训,培训的内容是网络直播平台的个人所得税自查情况。据一位现场参会人士透露,映客、花椒、陌陌等公司,都出现在现场签到表里。这位业内人士说,直播业内都清楚,这次培训名为培训,实为约谈。


直播平台与主播的合作模式

对于直播平台来说,留住优质主播资源,吸引更多大咖,是非常重要的。当前,主播和直播平台一般有三种合作方式:

第一种,有的主播是和平台直接签约;

第二种,是平台和经纪公司合作,由经纪公司来协调主播来进行直播;

第三种,则是普通人直接使用直播软件进行直播。

直播平台的优质主播一般都是和平台直接签约,此时主播获得的收入则为工资薪金所得,应该按照3%45%的税率来缴税,由平台代扣代缴。

举个例子:某主播月收入10万,平台按照国家个税征收税率来发放,该主播应该要扣掉45%,即是要扣掉29920元,最后主播到手的钱只有70080元。


直播平台的囧境

很多直播平台为了留住优质主播,不惜重金留人。涉及到钱的问题,也就涉及到税。对于平台来说,优质主播收入高,如果按照劳务所得报税则税负较重。目前有些直播平台在支付主播报酬时采用公对私的方式直接转账,没有履行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的义务;而有的直播平台为了吸引网红主播,会帮主播承担个人所得税,加重了平台的税务负担。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直播平台在支付主播报酬时采用公对私的方式直接转账,难以取得合法的发票作为入账凭证。

再者,直播平台拥有大额的资金流入,但主播在网络平台上申请提现,很难提供或者根本无法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给予平台,平台公司难以取得可抵扣的增值税发票,造成平台的增值税税负较重。


绕不开的税务

虽然心里苦,但是平台如果想考虑长远发展,税务红线坚决不能触碰,如果存在侥幸心理偷税漏税,不仅影响平台的发展,而且触犯税务法律,后果将会很严重!

如果未足额缴税,直播平台和主播面临怎样的责任和处罚?

根据税收征管法:

主播:作为纳税人

纳税人不进行纳税申报,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的,由税务机关追缴其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并处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

直播平台:若作为扣缴义务人

扣缴义务人应扣未扣、应收而不收税款的,由税务机关向纳税人追缴税款,对扣缴义务人处应扣未扣、应收未收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

如果构成涉税犯罪,还需要按照刑法的相关规定,承担刑事责任。上述罚则还将影响直播平台的信用评级,对其融资、上市计划也将造成不利的影响。


主播个税认定

我国个人所得税采取分类税制,直播平台和主播之间的法律关系和交易安排将影响到主播取得所得的性质判断。例如,对于雇佣关系,主播的收入将按照工资薪金征税。对于劳务关系,如果认定主播为直播平台提供服务,主播的收入将按照劳务报酬所得征税。如果反过来认定直播平台为主播提供服务,则主播可能按照个体工商户的方式纳税。不同的法律关系下,主播从平台或用户处取得所得还可能被认定为捐赠所得、肖像权许可使用所得等。

互联网的神奇之处就是,个人自我雇佣成为可能,也因此产生了同种经营活动下多种法律关系界定的可能。以雇佣关系和劳务关系比较而言,从形式上判断,似乎很可能认定直播平台和主播之间是劳务关系而非雇佣关系,比如直播平台大多数时候都不会与主播签订劳动合同,一般也不向主播支付工资及为其缴纳社保。但结合平台对主播的管理进行综合考虑,似乎又不是简单的劳务关系。例如,直播平台可能要求主播每月需满足一定的在线天数和小时数等;对于头部主播,直播平台往往有更为全面和严格的管理,包括在直播内容、场景布置、与粉丝互动等方面的要求。考虑到平台对主播的管理、晋升制度,以及同业竞争的限制,从税收法规的角度有没有可能平台构成主播的“真实雇主”,还真不好说呀。

直播平台与主播之间关系的复杂性,决定了主播收入的复杂性,而主播又是一个高收入的群体,税局不会放着不管。

那么直播平台和主播如何合理报税,合理优化呢?


直播平台税务筹划

我们暂且以主播为直播平台提供劳务作为基础法律关系分析主播取得的所得的性质。

根据个人所得税法和实施条例,“劳务报酬所得,适用比例税率,税率为20%。对劳务报酬所得一次收入畸高的,可以实行加成征收,即对应纳税所得额超过2万元至5万元的部分,依照税法规定计算应纳税额后再按照应纳税额加征五成;超过5万元的部分,加征十成。”

劳务报酬的个人所得税率并非单一的比例税率20%,而是一种延伸的超额累进税率,从20% - 40%不等。

劳务所得的个人所得税这么高,是不是有合理的税收筹划空间呢?

我们前面的分析已经假设为主播个人向直播平台提供服务。如果提供服务的主体不是个人呢?比如主播通过设立个人独资公司(如个人工作室)与直播平台进行合作,类似很多艺人采用的方式,则主播取得的收入为个体工商户的经营所得,从而可以适用更低的税率(5% - 35%),并且可以抵扣相关成本费用。个人工作室的设立地点选择还可以结合各地税优政策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爱员工,您身边的税务管家。



扫码关注 扫码
关注
爱员工二维码